www.js61.COM www.9987.com www.1442.com www.ag16.net tlc887
一码三中三 >>更多
仓央嘉措:爱便是最佳的建止
发布日期:2017-12-11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洪烛10000行长诗《仓央嘉措三部曲》:《仓央嘉措心史》《仓央嘉措情史》《仓央嘉措秘史》。 《仓央嘉措心史》《仓央嘉措情史》已由东方出版社出书。获中国朗读文学奉献奖和首届中国长诗奖。 洪烛长诗《仓央嘉措秘史》(《仓央嘉措心史》第三部)连载 洪 烛

265【跪在佛像前念佛】

跪着吃奶的羊羔

在表达对母亲的感激吗?

吮吸着苦涩的母乳

它总是眼泪汪汪的样子

 

跪着给母牛挤奶的玛吉阿米

正在表白对付年夜天的感谢吗?

年年纪岁少出的青草

哺育着牛羊,变成络绎不绝的乳汁

 

喝一碗你端过去的奶茶

我也有想哭的感觉

感激你收来的温温,更感激运气:

让我在失望之际碰见你

 

但我不敢跪在你的脚下

而是跪在佛的眼前。那才是属于我的地位

曲到把佛经念得带有自己的体温

再看佛像,跟你的脸色越来越相似

 

 

266【天鹅的梦】

天鹅为什么把头伸进翅膀里睡觉?

天太冷了,翅膀里面是暖和的

 

天鹅为何把头伸进同党里睡觉?

它没有家。翅膀里面

才能闻抵家的滋味

 

天鹅为什么把头伸进翅膀里睡觉?

它不仅怕冷,更怕孤单啊

自己给自己一个拥抱

 

一只落伍的天鹅,在结冰的湖面

用同党筑了一个巢

 

翅膀里面有什么?有梦

梦里面有什么?有天边,也有天涯

翅膀够不着的地方,梦却能够得着

每次醉来老是那么自豪

 

 

267【推萨八廓街的黄屋子】

上辈子约会的黄房子

看上去那么热烈

房子里坐满了年沉人

还有一对和你我长得很像的情侣

 

上辈子约会的黄房子

看上去那么冷僻

进收支出的都是生疏人

就是没有玛吉阿米

 

上辈子告此外黄房子

还站在老地方

当年站在门前的你呢

后往复了那里?

 

上辈子离别的黄房子

还是老样子

唉,早晓得来那里会扑空

还不如远远地绕过去?

 

上辈子说好再会的黄房子

真的能够不睹不散吗?

我曾经做好扫兴的筹备:

你可以践约,我却不能答应

 

上辈子道好再会的黄房子

果然可能不离没有弃吗?

即便它在您脑海里已被夷为平川

我还是紧紧记着:这里是两个人的遗址

 

 

 

268【你胸口的雪山】

早就知道了,贪图的雪山都是神山

背靠背感悟、祷告,比面壁还灵

 

我来自雪山连着雪山的处所

在转山的过程当中碰见你

 

数遍了雪山却欣然若失:

每座都属于神,不属于我

 

终究发明你胸心的雪山

未几很多,恰好两座

 

这才是最值得我顶礼跪拜的神山

用你的名字来定名吧:玛吉阿米

 

拥抱着雪山为什么一面也不热?

哦,本来它们带有你的体温

 

我念在你的雪山下面建一座宫殿

我觉得爱就是最好的建行

 

因为晓得了这两座雪山的机密

我把所有的女人都当做女神

 

 

269【再见青稞】

无边无际的青稞啊

让我的内心痒痒的

脱过青稞就是拉萨了

该走得快一点,还是缓一点?

 

是谁种下的青稞啊

要由谁来支割呢?

拉萨乡下有一个你

越是想走近,越是怕行近

 

此起彼伏的青稞啊

好像在召唤我再看一眼

比青稞更远的是拉萨

比拉萨更远的是玛吉阿米

 

宿世见过的青稞啊

此生又等待在原地

能认得出我这个赶路人吗?

还是长着那颗心,却换了一张别人的脸

【中国国度藏书楼洪烛讲座】 洪烛:仓央嘉措的诗歌与情怀 ——我写《仓央嘉措心史》和《仓央嘉措情史》的感触 洪烛
主讲人:洪烛,本名王军,现任中国文联出书社诗歌分社总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你是一张旧相片》《我的西域》《仓央嘉措心史》《仓央嘉措情史》等。获中国集文学会冰心散文奖、中国诗歌学会缓志摩诗歌奖、老弃文学奖散文奖、路远青年文学大奖、央视电视诗歌散文大赛一等奖,2008年中国散文年度金奖,2013年《海内诗刊》年量诗人奖,《抽芽》文学奖及《中国青年》《诗刊》《星星》等奖项。 导读:我们为什么对仓央嘉措、纳兰性德,甚至贾宝玉感兴致?因为他们敢做我们不敢做的事。我们在事实生活中安分守纪惯了,知道不安分守己的价值是如许的高贵,突然察觉有另一种价值不雅的存在。它为我们翻开了想象的闸门,使我们能够设想生活有其余可能性,只管有些事件我们可能永久不会做。所以仓央嘉措的意义是,他给了我们想象的力气。 中心提醒:仓央嘉措,集活佛与诗人于一身,超越了自我,又超越了彼此。他的诗超越了文学,演绎着宗教之美;他的人生超越了时空,充谦禅意,又充满诗意;他的传奇,超越了历史,在虚构的世界礼赞着大爱与大自由,为后人的理想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他身上有我们每一个人的影子;我们每个人身上,也有他的影子。我们需要他的影子擦明浑沌的眼睛,需要他的诗歌安慰疲乏的心灵。这就是诗人至古仍在世而且随时可能呈现在我们旁边的起因。
我想和大家一路分享仓央嘉措的诗歌和他带给我们的那种情怀的启发。
【仓央嘉措为什么能够“火”起来】
仓央嘉措是新世纪名誉鸿文的一个传怪杰物。跟着一些电影、风行歌曲,以及互联网的传布,他一会儿变成了妇孺皆知的文化明星。但是这一切的基本是什么?我觉得首先跟他传奇的人生经历有关。第一,仓央嘉措已经是六世达赖喇嘛,也就是西藏那时的宗教发袖。而他担负那个高位之后,又在22岁的时候被兴黜了。因为康熙皇帝事先接收了拉藏汗的报告请示,说仓央嘉措想谋反,就要求把他押解到北京来。在押送的途中,走到青海湖的时候,他奥秘失踪了。所以,他的人生有一个传奇经历。
关于仓央嘉措失踪的说法也有很多。有人说他是病死在这里了,有人说是他被行刺在青海湖畔了,也有人说他叛逃了,环游各地去了。总之,他的人生为我们理解他的诗歌,提供了这样一种配景——有一种不平常的力量。我们会觉得仓央嘉措的人生充满了戏剧性。从他十几岁被选为转世灵童送到拉萨,一直到22岁神秘失踪,中间六七年的时间,好像特别长久,但又非常丰富,他留下了很多谜团。这些谜团直到现在大家还在求解,包括我们今天坐在这儿,禁止这样的讲座,也是在继承猜谜。因为客观地说,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哪种版本是最威望的或者最正确的。可能这也正是仓央嘉措的荣幸之处。正因为他的人生留下了大块的空白,史实里对他的描述是那么简单、那么简单,留下了很多被忽略的空间,这种空间就可以提供应我们想象。所以,仓央嘉措在新世纪之后为什么能够“火”起来呢?就是因为他的人生,他的历史,包括他的创作,有很多的空缺供我们当代人去弥补。
某种意义上,每个人都是现代仓央嘉措的群体作家之一。因为新世纪好多歌曲,是我们当代人模拟仓央嘉措的语气微风格来写的,结果其流传的影响也是非常之大。而且每个人在传说这样一个人物的时候,事实上都加加了自己的想象,都和历史上的仓央嘉措是有出入的。但可能恰是因为有收支,反而使仓央嘉措这个形象越来越丰富。所以,他的形象某种意义上,甚至和历史上的仓央嘉措不是一码事了。但我的理解是,这可能正体现了人民的智慧。是英雄创造历史,还是历史创造好汉?我觉得,豪杰或者某种形象,像仓央嘉措,相称于一个文化英雄,现实上是历史创造出来的,或者是后人的传说把他不断地丑化了,使他更有生命力。
2012年炎天,我加入中国诗歌万里行采风运动到了西藏。到拉萨之后,第一个看的是布达拉宫和大昭寺,还有一个很要害的景点,是大昭寺里面的玛吉阿米餐厅。去过拉萨旅游的人都知道,那是现在一个非常有名的景点了。方才我谈到,仓央嘉措的人物形象是后人把智慧增添进去,塑造的一个齐新的仓央嘉措。那么,玛吉阿米餐厅也是把干部的智慧、大众的情感增加出来了。那是一个黄色房子,传说那是两百多年前仓央嘉措和他的情人玛吉阿米约会的地方。这本来是一个端倪、一个传说,兴许它是虚构的,但现在反而成为“事实”了。谁人餐厅的买卖特别好,我们去的时候,一进门,门口的凳子上坐满了排队等座的人,颠三倒四,大家都非常有耐烦地等候着进进玛吉阿米餐厅就餐。那一霎时我溘然觉得,玛吉阿米餐厅不是一个餐厅,反而像一个寺庙。它为什么成为寺庙呢?就是因为传说中这里是仓央嘉措爱情的遗迹,后代浩瀚旅客关山迢递去那儿,就为了去访问一下,看看昔时这一对情人留下脚印的地方。
在这一点上我常常会觉得,我们的历史非常伟大,我们的传说也异常巨大。而且偶然候我们的传说,它确切能够影清脆人的心灵。我们今世人,很多爱好仓央嘉措的人,他们的情绪世界多若干少都被仓央嘉措影响了。我个人觉得,仓央嘉措的影响是一种无益的影响,因为他宏扬的是真、善、美。我去西藏就十地利间,十天回来之后我就写了两本书,一本叫做《仓央嘉措心史》,别的一册叫《仓央嘉措情史》。很多人说,你只去西藏十天,怎样能写出两本书?说你这个也像个小传奇了。可能每个人内心都有许多的潜能,它是需要被激活的。2012年炎天我如果不去西藏,可能我这两本书里的任何一篇笔墨都写不出来。但正因为去那女了,我就像取得灵感似的。
文化遗产对现代人来讲是一种气力。以我个工资例,就证实前人这些文明遗产、漂亮传说,对古代人仍然能够产生影响,甚至能酿成良多踊跃的力量,就像仓央嘉措,它是真擅美的化身。它能使我们加倍真挚,更减追求完善,更加仁慈。实善美不只是一种宗教境界,我觉得它跟艺术是相通的。文学艺术的最高境地就是真善美。我们老在争辩什么普世价值,文坛最陈旧的普世价值就这三个字——真、善、美。每个国家、每个平易近族的文学艺术,莫不如此。
仓央嘉措为什么能够流传下来?就是因为他的传说、他的人生、他的诗歌,符合了文学艺术对真善美的请求。客观地说,他逢迎了这种历史的需要,而得到了流传。古代的传说有很多,为什么有的传说大家就不感兴趣,有的传说大家特别感兴趣呢?我也时常深思这个问题。通过仓央嘉措我发现,他既是真善美的化身,同时他身上又充满了戏剧性。戏剧性有时候需要盾盾冲突,这种矛盾冲突越剧烈就越有戏剧性。从古希腊开始,包括中国的古代戏剧,为什么人喜欢看悲剧、笑剧,尤其是看悲剧?我记得我童年的时候到片子院里看电影《卖花姑娘》,大家都拿动手绢,每个人的手绢都哭干了。为什么大家哭也要费钱买票去看这个电影呢?某些时候,哭也是一种享用,这种悲痛也是一种享受。它证明我们每个人不是麻木地活着,最少我们能够为悲剧的爱情、过去的遗憾,感到难过。因为我们追求完美,所以才会为遗憾而可惜。
仓央嘉措的人生是一个喜剧,但正因为他这种悲剧,反而对人的心灵有一种震动力。并且它还不是个别的悲剧,他不仅是一双情侣离开了,像林黛玉和贾宝玉如许分开了,甚至某种意义上比林黛玉和贾宝玉的那种爱情戏剧矛盾更多,它还有很多多少政事身分和宗教的抵触。说得更庞杂点,它写的不单单是大观园里的那种世中桃源般的爱情,它有生灵涂炭的一面。
仓央嘉措所保存的那个时代,是一个风波渐变的大时代,而且他的位置和贾宝玉的位置也不一样。他不只是一个起早贪黑的阔少爷。历史把他推到了那样一个宗教领袖的位置上,实践上他又有点像傀儡。因为这并不是他自己愿意选择的,他并不是想选择这样的生活的。但是特定的历史把他推到这样的位置上了,就是把他推上舞台了,所有人都盯着他,要看他怎么演下去,他又不能不演。但是这个剧本不是他写的,台伺候也不是他想说的。这里的剧情也是他一点都不感兴趣的。
大家将心比心想想,这样一个戏剧,如果你是本家儿怎么演这个人物,你就能会获得这样的感受。因为他其时被推上六世达赖喇嘛这个位置的时候,他的周围有各种政治势力的博弈。一方面把他作为傀儡,同时又把他作为棋子。那个时候他生活得非常苦闷。表面上,他享受着万人之上的光荣;但本质上,他四周的情况非常复杂,刀光血影。西藏那段时间在拉萨还常常出现暗害、刺杀。政治上的尔虞我诈,随时都有可能影响着他的生活。在那样一个复杂的环境里,仓央嘉措的心情是非常苦闷的,也会有很多冲突。这只是第一层冲突,就是他所担任的脚色不是他想演的。
第二个冲突是什么?他想演的脚色,没有人许可他去做。我们剖析一下,仓央嘉措22岁之前(失落之前),他是作为转世灵童被选中为达赖喇嘛,在布达拉宫举办坐床仪式,坐上了莲花宝座。但是对一个年轻人、青儿童来说,对政治是不会感兴趣的。青少年喜欢的是诗情画意,喜欢的是爱情、友谊、亲情。但是,爱情、友情、亲情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必须品,但对于仓央嘉措来说是奢靡品,甚至说是密缺品。他十几岁就作为转世灵童从藏北被选到拉萨去,离开了怙恃。作为一个孩子,还没有真挚地成生,就进进了下游社会,分开了怙恃。在那个复纯的政治情况里,他又有一种无助之感,因为各类权势都想应用他来袭击异己。所以我为什么回来写这两本书呢?个中有一篇作品也提到这个主题思维了,就是我把仓央嘉措比作青藏高原上的《红楼梦》,因为我觉得他和《红楼梦》还是有必定相似性的。
【仓央嘉措与纳兰性德:统一个时代的诗人】
因为仓央嘉措这个人物、他生活的年月,使我想起了另外一个诗人——纳兰性德。纳兰性德也是清代的,他们都是在康熙皇帝的那个朝代糊口生涯的。纳兰性德也是一个诗人,也是一种诗歌情怀,也是因为不喜欢宫庭里的勾心斗角而闷闷不乐。纳兰性德也是早夭,命运也是很凄凉,死得很早。但是他留下的诗稿《纳兰词》却流传得非常普遍,直到现在还在流传,就像仓央嘉措这些诗歌似的。所以我在想,为什么那个时代一下子就出现两个这样的人物,而这两个人物又都成为我们当代,尤其是青年人的奇像,这个确实是个谜。因为喜欢纳兰性德的人特别多,喜欢仓央嘉措的人也特别多。
在纳兰性德和仓央嘉措那个嘲笑代之后,到了坤隆那个时代就出现了曹雪芹的《红楼梦》。所以我是这样理解的,因为以前也有一种说法,说曹雪芹的《红楼梦》就是写纳兰性德的,贾宝玉就有纳兰性德的影子。当然,百花齐放、百花怒放,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说法,都没有得到公认。但是,不论仓央嘉措、纳兰性德,还是贾宝玉,他们确实有一种神似之处。他们的神似之处在这儿?首前,他们都进入贵族阶级了。仓央嘉措是六世达赖喇嘛,可以说是藏区的宗教首脑;纳兰性德光辉的时候被选为康熙皇帝的御前带刀侍卫,康熙天子非常器重他,康熙皇帝到哪儿巡查都要纳兰性德陪同他,帮他写诗。客观说,他们都已经非常景色了,但是他们不快乐。
纳兰性德和仓央嘉措身上都有一种超常脱俗,或者说反潮水的精神,就是和世俗潮水不一样。正是因为有了这两个人物之后,出现《红楼梦》里的贾宝玉的时候就已经不稀罕了。因为现实生活中已经有这样的人了,我们再看文学作品出现贾宝玉也就能理解了。贾宝玉不追求功名,也不喜欢参加高考;贾宝玉很聪慧,但念书不喜欢陈腔滥调文那一类读法;贾宝玉是一个情种。所以我们再反推回来,仓央嘉措和纳兰性德身上最相似的地方,在于一个“情”字,他们都是“情种”。他们并不是生成就是“情种”,只是说他们比常人还要更多情,或者更重感情,这也都是主要的。关键的是什么呢?我们每个人都可能多情,在特定的环境下每个人都非常重感情。最重要的是什么呢?纳兰性德和仓央嘉措他们这样的人物,在人生的症结时辰,他们的价值观会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仓央嘉措给了我们想象的力量】
仓央嘉措当时被废失落的原因是说他是假达赖,说他夜里常常去八廓街,按情理作为达赖喇嘛就不该该追求女色了,就挑这个弊病。我看了一下仓央嘉措的历史,我发现有的时候甚至是一种逆反心理,你越不答应他这样,他可能反而更盼望这样。所以他反而不按惯例出牌。他本来是一个藏南牧民的孩子,一下子到这么高的位置,一般的人肯定会胆大妄为,保护这个来之不容易的命运硕果,惟恐会失去这样的机会,就像鲤鱼跳龙门似的。但是他不爱护,那种名利、贫贱,在他眼中像浮云一样,他不看重这些。不重视这些,这些对他就没有约束力,没有引诱力。因为没有诱惑力就没有束缚力,他不成能为了保住这顶教皇的皇冠而放弃自我,压抑自己的特性、人性。在得与失上、舍与得上,他的选择会和很多人不一样。很多人在这个时候会做出一种自我的牺牲,我们应该兢兢业业、谨言慎行,保住自己的卒位,仓央嘉措不是这样的,他依然故我。
我们为什么对仓央嘉措、纳兰性德,甚至贾宝玉,这样一种人物角色感兴趣呢?那是因为他们敢做我们不敢做的事。我们为什么传说着他,讲授着他?人类需要有人替我们去反潮流,因为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循规蹈矩惯了,也知道不循规蹈矩的价值是多么的昂贵,所以我们非常感性,这就是我们的价值观。但有的时候,忽然我们发觉有另外一种价值观的存在,而且有另外一种价值观的信徒存在,他们会做出我们不敢想的事、不敢做的事。如果我们在骨子里也觉得这样的事不算什么好事的话,我们就会在内心冷静地向他致敬,虽然我们也不敢模仿他,但是我们会向他致敬。这就是人类历史、文学艺术流传下来发作的一个过程。为什么文学艺术会有一种力量呢?就是这样。一部《红楼梦》使贾宝玉、林黛玉在中国尽人皆知。事实上为什么大家对这两个人物感兴趣呢?就因为也两个人物不落窠臼,他们身上有我们在年轻的时候、幼小的时候的梦想,只是有的时候我们自己把自己的妄想给抹杀了,或者社会的要求使我们的幻想得不到开释。但是任何读者,都会有向有梦想而且愿意为实现梦想而付出代价的人致敬的愿视。我觉得仓央嘉措故事的流传,跟这个是有关系的。
如果你是仓央嘉措,你怎么演这部戏?这样一想,你会觉得你的生活多了一种可能性,这就是文学艺术的伟大。我们为什么说要读小说、读诗歌?就因为读小说、读诗歌的时候,它能打开我们想象的闸门,使我们能够想象生活有另外可能性。有的可能性,可能是我们永远不会做的,但是希望我们能够这么想想。如果我们连想都没想过,我们会觉得我们生活得是不是有点麻木、有点单调。所以我觉得仓央嘉措的意义是什么呢?他给了我们想象的力量。
我在我的书里也塑制了仓央嘉措和玛吉阿米的那种爱情,我把它定位为一种偷渡式的爱情。谁人时候,达赖喇嘛是不容许近女色的,但是仓央嘉措偷偷地溜出布达拉宫,去大昭寺八廓街和玛吉阿米约会。这在他的宗教里面,甚至可以说是大顺不道的。但是要让一个人做出离经叛道的事情是多么易啊!他必需要有更增强烈的欲望,违心蒙受更大的价格和就义,才有可能去这么做,但是仓央嘉措他还是这么做了。所以我觉得,他迈出的这一步,就和我们大众拉开了距离,也使我们大众会对他请安。他为了逃供心坎的爱情,像灯蛾扑水,知道上面多是灭绝,仍旧把持不住在覆灭之前,想享有对光亮的领有和拥抱。所以我把这个仓央嘉措对爱情的追求,描画为一种灯蛾扑火式的追求。我倒觉得,宾观上这比贾宝玉对林黛玉的那种感情更有闯劲,更有冲劲,甚至有豁出去的感到。我们老觉得爱情是失掉,但是要获得,都是要支付的。要获得的越多,你支出的也越多。
仓央嘉措得到了情歌,但是付出了他的富贵荣华,甚至生命。他比较著名的歌:“在那东山顶上,降起了洁白玉轮,玛吉阿米的脸庞,浮现在我的心上。”非常简略,就四句,但为什么我们听了这样的诗、这样的歌,依然会节制不住地感动呢?它并不精深啊,并不像教学写的,也不像专士的水平啊!它就是这样,真正的好文学、好艺术,就是简单到极致,它就复杂到极致了。看到天上的月亮,想起爱人的脸庞,而这个爱人的脸庞浮现在贰心上。他只用这四句话,就写出了想一个人推测极致的心情。有过爱情体验的人都知道想一个人的那种感觉,但是我们有的时候不会表达。所以这就是诗歌,就是文学艺术的魅力地点。我们自己不会表达,那我们可以阅读这样的诗歌,可以聆听这样的歌曲。我们会觉得这样的诗、这样的歌,原来是在为我们每个人的心思活动代行,它说出了我们想说说不出的话。仓央嘉措的诗歌就有这样的魅力。
【仓央嘉措:诗的原教旨主义者】
关于仓央嘉措的诗歌有很多争议,因为现在流传上去的仓央嘉措的诗歌就六十多首,每一都城是四句阁下,很短。我最早读的时候,也像看待出土文物似。因为我自己八十年月就开端写诗,写了几十年,但我忽然发现,这样的诗和我们平凡浏览的诗是那么不一样,但是它又有一种特别的魅力,能感动人的心灵。我后来想,有几种原因使仓央嘉措这六十多个片段的短诗得以流传:
第一,他人生的传奇性。起首他是个历史人物,并且是西藏历史上的主要人物。所以大师就会比拟感兴趣,对名流的生活、隐衷,很畸形地会产生一种兴趣。
第二,他写出了一种有反差的爱情——一个活佛和布衣男子的爱情。他们这种爱情的反差特别大,戏剧摩擦也特别大,一个基本没有爱的权利的活佛的爱情,它自身就有一种戏剧性。所以这些东西都邑使读者产生猎奇心:这个活佛究竟怎么回事啊?他的诗怎样啊?他这六十多首诗都非常短,虽然非常短,但是非常有意义。为什么呢?它表现了诗歌或文学的原教旨,诗歌和文学的原教旨就是为了表达内心的感想,甚至打动别人都是放在第二步的,只是为了抒发自己。仓央嘉措的爱情太苦楚了,他又没有人去说,只能经由过程文字来表达那种压制的情感。
现在很多文学艺术作品是为了感动别人而写,有时反而达不到这种效果。仓央嘉措不是为了感动别人,只是为了抒发己欲、排解情感,但是到达了感动别人的后果。为什么呢?他的那种苦闷是我们文学中的母题,也是人性中一种共性的东西。我看仓央嘉措诗歌的时候,想起了《诗经》,中国最早的诗歌、诗集,《诗经》的第一首诗叫《关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正人好逑”。仓央嘉措的情诗“玛吉阿米的脸庞,显现在我脸上”,它和《诗经》里的《关雎》一唱一和,都写出了一个青年须眉对爱慕的女子的梦寐以求。
仓央嘉措可能没读过《诗经》,但他们的作品为什么那末像?这只能解释人类文学艺术的母题就是这么几样东西:爱情、友情、亲情,情感。这种爱情,可能几百年后的诗人涌现还会这样写。因为人类爱情的共性,就是惦念一个人的时候,现代人和当代人的差别不大。仓央嘉措想一个人的时候和《诗经》里面的阿谁令郎想一个人的时候,也差异不大。真实的爱情是能够返璞归真的。读仓央嘉措的诗歌,能使我们产生返璞回真的感觉。它没有花狸狐哨的东西,我也听过一些当代音乐,西洋音乐或摇滚音乐,也有很多多少是爱情的,它的作风我也很赞美,但是我总觉得这些还是经过技能来抒发,你会觉得写这样歌直的人,他在用力想着要驯服观众、激动观众。
当我读仓央嘉措的诗歌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因为仓央嘉措诗歌最大的意义是,他写的时候不生机别人看到,他是为了失密而写的。他不带任何功利性,他不是为了让我们叫一声好、点一个赞,他甚至恐怕别人看到。他就是内心太悲苦了,就像写日志似的。人类万变不离其宗,前人写爱情诗,写告别诗,写悼亡诗,写这些诗的时候,就跟我们现代人写书、写信、写微博、写容许情形都差不多,都是抒发自己情怀。
读仓央嘉措的诗歌还有什么利益呢?你会觉得,我们现当代艺术给爱情揭了很多的花边,但有时候我们反而不知道爱情是什么。像前些年还说,到底坐在宝马车里哭是爱情,还是坐在自行车背面笑是爱情呢?我们总在为爱情而争论。读仓央嘉措的诗歌发现,爱情很简单,就是当你看到天上月亮的时候,想起爱人的脸,或者当想念一个人的时候,你想念的那个人的面貌,就天然浮现在你的心里。这就是爱情最基础的过程。
很多文学艺术家把爱情写得信口开河,但是他们忽略了爱情最根本的东西。所以好多关于爱情的艺术作品依然没有特别感动别人,包括写爱情的电影,大家仍然看着不过瘾,仍然觉得比不上《红楼梦》,比不上最典范的那种爱情。我们不能忽略爱情最原始、最实质的一个部分。最原始的爱情是什么?就是一种心灵的感到。我觉得仓央嘉措诗歌表达了爱情中最原始的那一部分。但是同时他也写了很多爱情的痛苦,这种痛苦也是文学艺术的一个母题。只如果属于人类文学艺术母题那个范畴内的,都容易流传。为什么呢?它合乎大众审美,或者说它能够感染大众,有大众性。
【仓央嘉措:西藏的一大文化英雄】
仓央嘉措的诗歌,唤起了我们对爱情春季般的回想或想象。所以,我在玛吉阿米餐厅的时候,非常感动,那么多背包客,坐在冷板凳上,就为了等一个坐位,为了感受一下那种氛围。所以,一方面我觉得玛吉阿米不像个餐厅,像个寺庙;另一方面,那也更像一个教室,所有人在那边面城市得到净化。为什么这几年西藏旅游热?我们去那儿是希看得到净化(静化),一种是干净的“净”,一种是平静的“静”。这两个净(静)是我们生活傍边非常缺少、非常需要的。因为我们生活很急躁,很闲很乏,我们的心平静不下来。平静不下来就会很烦燥,烦燥又莫衷一是,而有了烦燥弄欠好还会和别人产生冲突,还会更加地烦燥,甚至烦燥还会变成费事。
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呢?宗教、文学艺术,包括旅游,都能够带给我们这样的抚慰。好多去西藏的人,一到西藏之后会觉得,平常我们在大都会里逢到的那些冲突不值得。到了西藏,看到冰川,你会想到或者千百万年前的冰川就是那样了;看到宽阔的寰宇,你会觉得在乡村里为那么点蝇头小利,人与人之间的那种计算、争斗非常不值得,它会让人学会宽恕,宽容才能平静。
第二个是干净的净化。必须启认,市场经济这么多年,我们这几代中国人多多极少都受到拜金主义的影响。从“坐在宝马车上哭还是坐在自行车后笑”的争论的出现就能看出,大家在对爱情的立场上,都解脱不了经济的影响。甚至某种意义上,经济代替了爱情。形成了爱来爱去,爱的还是钱。这也是一种迷惑,我们会觉得,连爱情都不干净了,都不纯粹了。人类为什么和其主动物不一样呢?人类是有理想的,有高尺度,就像对待宗教信俯似的,爱情就应该是杂净的、无公的、贡献的。当爱情这种“宗教”被推翻了,或者被经济与而代之了,变成一种等价交流了,这个时候新世纪仓央嘉措诗歌的“火”,就是一种辩驳之力。它幻想了当代人内心的渴求:原来还有很多东西是不该该用金钱来权衡的,是高于金钱的。
我们就举仓央嘉措这个例子。仓央嘉措放弃的货色是很显明的,他废弃了达赖喇嘛这个宝座,因为他冒险去追求爱情,他落空了王位。和其余上位者比拟,他应当是个失利者。得而复掉确实比没得到的人还要惋惜,金沙网址,有人甚至会觉得不值得。但是我们又反过来说,一方面似乎他得到了,相反的,达赖喇嘛已有十几世了,为什么恰恰仓央嘉措影响最大,得到的爱好至多,包括我们明天坐在这儿,都在为这样一个悠远的人物而展开想象?这不也是他得到的一局部吗?正因为他敢于落空,勇于支付,他能力够得到这所有。就像以前杜甫形容李白似的,“千秋万岁名,寂寞死后事”。杜甫形容李黑生前都很孤单,一生都过得很惨,但是他故去之后,他的诗歌却为他迎来了千春万岁名,谁也记不失落他。所以仓央嘉措也是这样,只活到22岁,非常惨,逝世得也很悲凉。但是,他的诗歌,我觉得确实可以说是失掉了千秋万岁名。我们到现在还在传诵它,将来还会这样持续传诵,甚至可能影响还会越来越大。因为他身上的那种(情怀)是我们生活傍边特殊需要的,他能改正一下我们被歪曲的价值观。他那种价值观仍然是人类最最原初、最朴实的价值观,叫做真善美,爱情高于一切,人要愿意付出。他的人生是这样,他的诗歌也是这样。
读他的诗歌确实遭到两重净化,一种觉得自己变干净了,另外,觉得变平静了。他的诗非常少,但是我们在读他的诗的时候,每个人都是集体创作者之一,都参与创作了。他的诗歌依然是很丰富的,因为他的人生、他的爱情本身就是一首最好的诗。他的那种短的片断的诗沾了他人生的光,沾了他传奇经历的光。如果没有这些传奇经历,他这些诗也流传不下来。因为我英俊当中,五世达赖喇嘛也是一个诗人,诗写得也非常好、非常多。但是他的诗就不如六世达赖喇嘛流传得这么多。什么原因呢?我觉得大众是非常抉剔的,或者说大众的眼光挺毒的,只有被大众选中的东西,肯定要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这可能就是仓央嘉措和其他达赖喇嘛不一样的地儿,甚至和其他诗人不一样的地方。
【哈姆雷特是愁闷的王子,仓央嘉措是忧郁的活佛】
仓央嘉措是青藏高原上的《白楼梦》,他的人生、他的传奇就像一部戏剧,一部演义,能够让我们去开展想象。每个人都可以想象自己是戏剧中的人物,每个人都可以问自己,如果我是仓央嘉措,我应怎么演这台戏。这使我想起了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哈姆雷特》是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之一,也是世界名戏剧,道到戏剧都回躲不了是《哈姆雷特》(《王子馥郁记》)。仓央嘉措的阅历和哈姆雷特也有类似性,他们的性情都和别人纷歧样,都比普通的人敏感、丰盛。可能正因为这样,它就给艺术创作提供了空间,也给读者的介入带来了可能性。
《哈姆雷特》有一个著名的问题——生计还是消灭,这是一个问题,这是莎士比亚那部戏的精髓部门,谈起《哈姆雷特》,我们就会想起这个问题。每个人在面对严重挑选的时候,都有可能成为哈姆雷特。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有一万个人就有一万个仓央嘉措。每一个人看《哈姆雷特》的时候,都能看出不一样的播种,每个人的理解和别人都不一样;每一个人对仓央嘉措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而仓央嘉措这部“戏剧”和《哈姆雷特》还不一样,他没有一个完整的脚本。因为《哈姆雷特》至多有一个完全的脚本,莎士比亚早就写好了,剧团照着这个演就能够了。仓央嘉措这个“剧本”,我个人感觉,是在互联时代大众集体创作的“戏剧”。大众集体创造了仓央嘉措这个人物,也创造出他的爱情。
【对于仓央嘉措的多少种争议】
学术界有很多是否定仓央嘉措是情圣的说法的。因为现在关于仓央嘉措的书卖得都非常好,大众把他封为“世界最美的情郎”。有一本书就用的这个题目,一卖几十万本,而且卖完没有争议,没有读者支持这种说法,大家都承认了。而且好多流传广的关于仓央嘉措的情歌,是当代人创作的,假托仓央嘉措的名字。我把它形容为新世纪造神的活动,造不出喜马拉俗山,大家造出个仓央嘉措,造出来了青藏高原上的《红楼梦》。大众的宣扬、想象和再创作,包括假托仓央嘉措的表面创作的作品,在互联网上大家的转发,使仓央嘉措的诗歌和他的人生传奇不得人心、人人皆知。我是写诗的,九十年代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仓央嘉措是谁。所以我觉得,这是新世纪的中国人独特创作的一部“戏剧”,非常有代表性。舞台是无限的,每个人都既是创作者,也是观众。因为大家需要这样一个角色,需要这样一个人物。尤其是关于仓央嘉措的一些歌曲,确实难听,很原始,离我们心灵更近。
有一种学术界的分析,说仓央嘉措不是情圣,说他是个假达赖,宗教界是不否认这个人物的。后来又启了一个六世达赖作为真的,他只是假的。怎么证明呢?大家去布达拉宫就可以发现,很多达赖喇嘛都有灵塔,但那边面没有仓央嘉措的灵塔。当然,这很正常,因为仓央嘉措在青海湖边就失踪了,也没法保留他的肉身。但从这也能感觉到,宗教界对仓央嘉措这个人物也是很抵触的,甚至某种意义上是很回避的。这是一种说法。
我从西藏之后回来写了两本书,最早在博客里连载,也遭到很多争议,有好多藏族读者给我留言,说你写的《仓央嘉措情史》把仓央嘉措给异化了,仓央嘉措的诗歌不是情歌,是道歌。什么意思呢?就是仓央嘉措的六十多首片断的诗歌,写的不是爱情,是道歌。就是他修道的理解、感悟,把它写出来了,跟爱情不要紧。有好几个藏族诗人也跟我交换,说仓央嘉措写的不是情歌,不要把他封为“全国最美的情郎”,他是一个宗教领袖,他是不近女色的。各种争议,而后他们说这股仓央嘉措热,可能只是旅游热扶引的。因为大家都去西藏旅游,那个玛吉阿米餐厅,旅客都邑去,成为新的景点了,不亚于布达拉宫了。他说这只是一种大众的狂欢。但是我个人感觉,大众某种意义上代表集体的创作、集体的智慧。所以我在书里也写到,可能仓央嘉措本身是什么样,谁也不知道。但是我们现在知道的是,我们集体创作出他是“世界最美的情郎”。
借有一种争议是什么?说玛吉阿米不是仓央嘉措的情人,玛凶阿米在藏语里是出有出娶的女人的意义,诸如斯类。另有一种说法,说玛吉阿米在藏语里代表年青母亲的意思。我们现在所懂得的仓央嘉措和史真是纷歧致的。包括我创作出的这个仓央嘉措,也确定和史实上是有收支的。因为我不是历史学家,我是个作者,肯定有文学性在外面。
闭于仓央嘉措的记录无比少,宗教界在躲避他。宗教界怎样定位他,都很含混。在历史界也是这样,在波及到的西藏历史里,他也是一个闪电般流逝的人类。可能正因为这样,给我们大众的参加提供一个空间。固然每一个人幻想中都有一个仓央嘉措,但是我们理想中仓央嘉措都有一个个性,他肯定是重情感的。我们会认为,一个要不重感情的人,写不出这样的诗歌来。以是,我就觉得大众的有些断定是准确的,是出于一种直觉。至于他的诗歌究竟是情歌仍是道歌?他能够是作为道歌而写的,但是你不克不及否决读者把它作为情歌来读,因为这是读者的权力。因为民众读这样的诗,不克不及没有自己的理解。越是好的诗歌,越是要产生“歧义”,发生多元化的理解。如果它原来是道歌,人人把它读成情歌,那阐明它是最佳的道歌,不是单调干燥的道歌。如果它是枯燥单调的道歌,反而得不到传播,大众反而会敬而近之,听也不听了。关于仓央嘉措的诗歌在学术界有探讨,固然也没有定论,正因为没有定论,这类讨论才是有价值的。
仓央嘉措有一尾诗写得十分好,我厥后在书里也写了。下雪天,仓央嘉措夜里偷偷来八廓街看望恋人,他怕别人收现,脱下了达劣喇嘛的华服,换成一般人的服拆。凌晨返来的时辰,从八廓街始终到布达拉宫,在雪地留下了一止脚印。其时看门的喇嘛看到有足印,认为是小偷,就逆着脚印找,成果足迹通背了仓央嘉措的房间。他们就知讲仓央嘉措夜里进来了,早上才回来,这就是他裸露了。他有一首诗就是写这个的。我以他这个故事写过一首诗,即使在雪窖冰天的拉萨,那一行脚印仍旧是滚烫的,果为那是情人的脚印,只有恋人留下的脚印是滚烫的。
从这个细节来说,仓央嘉措好像是有留宿里去泡夜店或许会情人这样的事情的。但是可能为了保护仓央嘉措的抽象,宗教界不盼望人人说仓央嘉措是一个多情种子,他就是一个宗教首领,答该在富丽堂皇的绘面里态度严肃。历史上的仓央嘉措是什么样的,那是仓央嘉措的权利;现代人是怎么想象他的,那是当代人的权利,我们有权利塑造我们理想中的、文学艺术中的仓央嘉措。我们不能随便改动历史,但文学艺术和历史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文学艺术可以实构。文学艺术不是复造历史,是创造与再创造。所以,仓央嘉措形象的一直丰富,我觉得是个功德,是新世纪大众的功绩。大众发明出这样一个人物,而这个人物其实不比现实生活中的影帝明星差,他的精力力量甚至要更大一点。虽然仓央嘉措的争议很多,但越是有争议,他的形象就越歉富。
【拉萨玛吉阿米餐厅:爱情的遗址】
在西藏,我印象特别深的是,在玛吉阿米餐厅用饭的时候,我们在那里朗读了诗歌,周围的背包客都特别喜欢。我问他们为什么来拉萨,他们说就是为了仓央嘉措。所以某种意义下去说,仓央嘉措也相称于西藏的形象代言人了。为什么好多人想去西藏旅游?为什么西藏在我们眼中不是蛮荒之地,不是冰天雪地?此中的一个要素就是因为有仓央嘉措。即使是冰天雪地,仍然有很多滚烫的脚印。所以我们愿意去那样的地方看一看。所以很多去西藏旅游的人,他回来之后都会感觉到很有收成。一方面是它的做作景观;第二方面是它的历史景观、人文景观,就像布达拉宫、大昭寺、八廓街。
比如我到布达拉宫的时候,走到布达拉宫门口,中间有一个小门,我就会想起仓央嘉措的诗歌,就会想到昔时仓央嘉措就是从这个小门溜出去的。在那样的环境下想起仓央嘉措的诗歌,比我们在边疆拿着书读更有感想。所以深度的旅游是有人文的情怀的旅游,就像我们并不但仅是观众,我们也是戏子,也是戏院里的一部分。当你到拉萨,到西藏的时候,你就会有一种在场感,你会觉得自己也登上了扮演过那么多酸甜苦辣的舞台。而且在这样的环境里,读这样的诗歌,倾听那样的歌曲,你会觉得加倍地感动。诗歌、音乐、文学艺术,为旅游提供了更丰富的式样;而旅游也为诗歌、文学艺术提供了广博的舞台。当你到西藏拉萨的时候,你发现那么大的舞台,演出着仓央嘉措的爱情悲剧,而这个舞台离我们并不遥远。我们并不是坐在观众席上,当我们坐在玛吉阿米餐厅的时候,你会觉切当年仓央嘉措、玛吉阿米就座在这儿的。所以,我个人把仓央嘉措视为一个没有边沿的“戏剧”,是新世纪产生的,而且大家到现在还对这样的戏剧人物非常有兴。我写书的时候也很谨严,当时在博客揭橥的时候,也发现有宗教界或者藏族的争议。所以,我尽可能把它文学化,因为把它定位为历史乘,就不能这样写,历史要忠于史实。幸亏我写的这两部是文学作品,我便可以写出我理想中的仓央嘉措。
【仓央嘉措:集活佛与诗人于一身】
我写的只是我一个人想象的仓央嘉措,有一万个喜悲仓央嘉措的人,就有会一万个仓央嘉措,每个人的理解角度不一样。有一个角度,我为仓央嘉措叫不仄,因为我觉得仓央嘉措的诗歌有他的奇特性,我们过去的文学史、诗歌史里对他是疏忽的。
我感到仓央嘉措起首是个诗人,其次他才是个活佛。活佛便是超人,超越寡死,超越愚蠢,乃至超越灭亡;诗人也是超人,超越世雅、超越平淡,甚至超越魔难。仓央嘉措散活佛取墨客于一身,超越了自我,又超出了相互。他的诗超越了文教,归纳着宗教之好,他的人生超越了时空,布满诚意,又充斥诗意;他的传偶也超越了近况,在虚拟的天下里礼赞着年夜爱与大自在,为先人的空想供给了无穷的可能性。咱们须要如许的超越者去拉远神与人的间隔,使神更人道化,令人更富有神性。
我们需要一种“超人”,省得我们想起活佛会觉得他是让人敬而远之的。仓央嘉措使我们发现,活佛也是人。就像以前一个观念,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已来佛,每个人都在完美自己的过程中,每个人都在一个修炼过程中。佛性和人性现实上是共存的,什么是人性?就像我们经常说的,神性似的。事实上,神性、佛性是指我们追求的崇高的东西。每个人都有对崇高的追求,对崇高的信仰。这种需求有几种:一种是宗教;一种是文学艺术;还有一种是情感,就是亲情、友情、爱情。
人类的情感对于我们人是一种污染和提升,看重感情是个坏事。不相信爱情的人,可能也不会相信友谊,不相信别的的情感。很多时候是事情之间是有连锁反映的,不相信别人的人,你也很可贵到别人的信任。现在骗子多,骗子越多人就越无奈相互信任。说明什么呢?我们这个时代需要弘扬真善美。仓央嘉措的诗歌,他的人生,他的传说,是一幕大众创造的“戏剧”,是一种正能量,是积极向上的,使我们重温将近沦陷的信奉。我们并不是不肯意相信别人,而是怕碰到骗子,所以不敢信任别人。在感情上是这样,在人际关系上也是这样。人与人之间要少一些壁垒,多一些温热,信任才能够更轻易完成。
为甚么社会需要正能量?正能度的人才干带给他人正能量。一小我是对崇高有憧憬的人,别人会恨之入骨。我们为什么花时光来听仓央嘉措的诗歌,为什么对他肃然起敬?如果我们身上也有这样的对崇下的苦守的话,别人也会对我们寂然起敬。就算我们由于信任他人,而被别人孤负了,然而人生的得与掉并非如许来盘算的。你可能被一小我孤负了,但别的九十九团体报答了你。相反,你假如不乐意寻求高尚的神往,不乐意信赖别人,那也不一个人会疑任你。宗教跟文学艺术,包含亲情、友谊、恋情,现实上皆是人类社会协调构建的光滑剂,使我们一方面人际关联相处得愈加和谐,另外一圆里,本人的精神世界可以加倍安静和清洁。到当初为行,仓央嘉措的诗歌对我们生活依然是有意思的。多读一些这样的文学艺术做品,对我们的生涯能起到晋升的感化。就像我往西躲以后,只要十天,当心这十天对我从前的驾驶不雅有硬套。
不带功利性,可能得到的回报反而多。为什么人对崇高要有向往呢?有时候,愿意忘我付出才能得到;舍不得付出的,肯定得不到,即使已经得到,也会失去,会被损坏。
现代社会很多人际关系上的矛盾冲突,都是自私和无私的较劲。人越来越无私。我们现在文学艺术的问题也体现在这儿,文学艺术生产者的境界,就是作品的境界和风格。创作者是为了稿费而写的,哪怕你写得再好,还是能闻到铜臭味;如果创作者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为了表达人生感悟,那就能打动听心。好作品是不怕被湮没的,在互联网时代,是能够不翼而飞的。仓央嘉措的人生和他的诗歌,对每个人都会带来提升。
如果把他的诗歌作为道歌来说,我们也能得到宗教上的熏陶。因为宗教也是教人积德、向善的,和文学艺术对真善美的追求是分歧的,也是教人重情谊,要求别人要重付出,不要奢求回报。它对我们为人办事都是有辅助的。如果仓央嘉措诗歌是道歌,能有助于我们这方面的理解,带给我们宗教上的陶冶;如果仓央嘉措的诗歌是情歌,那它能够使我们对情感有一种意识,使我们的情感世界更丰富。
人类为什么需要情感,需要文学艺术作品来使情感愈来愈丰硕?人类一直在胆怯的是麻痹,是酿成机械人,越是高科技时代越是这样。特别是在信息化时期,各人都变成脚机控了。我们现在的生活和之前的生活,反好是非常大的,人类同化的可能性也长短常大的。拜金主义对中国的同化非常大,很多人都无意识有意识地成为款项的仆从了。
新世纪也使很多人成了高科技的仆隶,好多人都不会表达爱情了。我们平常会晤太方便,微信、短信、挨德律风是那么方便,人与人之间已经没有怀念了,“玛吉阿米的脸庞浮现在我脸上”的那顷刻间,在我们心灵中很难出现了。我们忙着处置自己的各类事情,或者我们真的想念或人时,一个德律风就能见到,爱情“快餐化”了。在这个时代,文学艺术存在的价值又一次得到浮现了。
文学艺术和宗教一样,也是对人精神世界的一种救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去西藏观光?就是因为西藏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西藏很多景点都和仓央嘉措的故事相关,比方拉萨河。
大家可以读读仓央嘉措的诗歌,想一想他的人生。尤其是在旅游的时候,如果带着对诗歌和文学的感受去旅游,肯定比正常的旅游领会得更丰富。你看到的山不只是山,好比看到布达拉宫,你会觉得那是西方的神殿。释教传说里,须弥山是佛山,佛祖住的山,你看到那种山,不会觉得它不外是一些石头和土。藏民眼中的山都是神山,为什么?他们有信奉。人的信奉不一样,眼力就不一样;目光不一样,看到的世界就不一样。那我们是愿望看到一个单调的世界,还是看到一个丰富的世界呢?异样是活一辈子,每个人在这个题目上都可以做出自己的取舍。但我们的抉择就是我们的价值观。我们可以亮木地在世,没有太多疼痛,很安稳地生活;我们也能够有喜喜哀乐,感受看悲剧哭哭哭泣的感觉。但是我们为什么哭呜咽泣又很幸运呢?我们观赏这种悲剧的时候,那种生命的休会非常美妙,当时候会觉得活着真好。我们活着,才能感触到哪怕是对别人喜怒哀乐的怜悯、挂念。这就是我们生命的意义。
宗教和文学艺术都在教导我们,认输化这种性命意义,要使我们看到不一样的世界。藏平易近有一种宗教风气叫“转山”,就是对神山要围着转一圈。在转的进程中,他的心境会越来越镇静。而且每座山在他们眼中都是一种神迹。还有的一种“磕长头”,等身长头,嗤之以鼻爬行,单手前直伸。每伏身一次,以手划地为号,起家后前行到暗号处再匍匐,如此循环往复。他们的那种价值观真的和我们不一样。
我们为什么为人类觉得自满呢?就是因为人类文化的多元化,如果所有人都以适用主义的方法活着,那也不见得有意义。虽然活得很便利,很便利,一切都一丝不苟,所有投资都不会赚,都非常夺目,那我们精神生活的品质是否是要差一点?我们反而会爱慕精神生活丰富的人,哪怕像仓央嘉措这样,他磕磕碰碰,他有很多喜怒哀乐。好多文学艺术作品都是在这样的气氛里写出来的。如果仓央嘉措只是一个循规蹈矩的达赖喇嘛,他写不出那么多精美的情诗。或者他写出来了,但难达到感染别人的水平。正因为他有灯蛾扑火豁出去的那股劲,他这股劲即使是透过他的诗歌那么几句话,仍然能够碰击几百年后我们这些活着人的心田。诗歌、文学艺术的力量和沾染力是弗成知的,是超越时空的。
我个人感觉,我们知道仓央嘉措比不知道他,我们的生活会更丰富一点。为什么呢?我们知道还有这样一种人,还有这样一种价值观。这也会为我们的生活带来积极的提升,比如我们在倾听仓央嘉措歌曲的时候,有如沐月光、如沐东风的感觉。我们会觉得生活是美好的,生活的美好之一,就是我们能享受文学艺术带给我们的光辉。享受、倾听的同时,我们参与进去了,我们不只听了仓央嘉措的情歌,而且能够想象出那样的画面。我们看戏剧时,要投入进去看才有收成,越投入的观众,那张门票就越值。投入得越多,得到的就越多,他看这部戏的体会也越多。
经由过程仓央嘉措有两个延长:一是对西藏有更多的向往,会更丰富西藏的游览;发布是会发现文学艺术并不是无用的。文学名义上是无用的,但是它又有大用。文学艺术的最大用途是什么呢?它确实不能立刻变成金钱,但它能够带来金钱买不到的快乐,就像我写两本书带给我的快活,不是说很多少稿费可比的。粗神的快乐有时候是金钱购不到的。
上一篇:半年,公募基金从业职员少了5万多柒整头条资讯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新葡京网投可靠吗
Copyright 2017-2022 一码中特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